和歌原

风起时王师凯旋而归 秉正以明诚 靖晏永安
诉衷情胡地歌以咏志 守心如明台 长肃清平

【靖苏】长风几万里 • 第一章 落花时节遇故人(下)

第一章 落花时节遇故人(下) 

============

全文走    楔子 

第一章 (上)       第一章 (下) 

第二章 (上)       第二章 (下)

第三章 (上)       第三章 (下)

第四章     第五章 

【蔺流番外】(上)   (中)  (下)


===============

萧景琰的身体剧烈颤抖了起来。三年,他已是有整整三年未见过这人。当年他还记得这俊美的少年曾寸步不离地跟着某个人,眼中也只有那人,他哭了笑了难过了,这少年便总是用最简短也却最真诚的话语来安慰他。萧景琰忍不住的便向那年轻人身边望去,只是极目所至,却只得层峦叠嶂满目青翠,又哪里有那人的身影。

 

“你,过来。”年轻人语调也是毫无起伏,如同一块万年不化的冰。只是这年轻皇帝身旁的侍卫却忍不住都变了脸色,哗的一声,佩剑已是齐齐出鞘。

那年轻人脸色却是丝毫未变,反而更走近了几步,又道:“你,过来。”

萧景琰身旁那年轻太监便是先按捺不住,喝道:“大胆!哪里来的刁民敢这样向当朝圣上说话,快给我拿下!”

 

话音未落,已被这帝王一个手势止了下文。

“朕要去。”

“陛下!”年轻太监惊慌失措,赶忙跪下。跟着身后禁军,呼啦啦跪下了一片。

“不知那是何方歹人,陛下龙体怎可亲身前往!”

“朕说,朕,要,去。”望向山上的目光仍是坚韧,“若是高公公在此,定然不会相阻。”

 

年轻太监仍是跪着不动,萧景琰望了望身畔跪倒的众人,长叹一口气。“那是……朕的一位故人。今日,朕定是要独自前往的。”

“陛下……陛下您说独自前往,可是说笑?”年轻太监声音忍不住颤抖。“若陛下有失,奴才……奴才……”

“朕说朕要去!不必多言!”

萧景琰叹了口气,放低了声音才又道。 

“若不是独自一人前去,之前朕年年前来便是白费了功夫。再见那阁主,再想要那答案,便不知是何年何月了。”

 

山间。

醉晚亭中。


萧景琰看着那一身青衣的年轻人,还是那俊美冷漠的面容,似是在看自己却又似毫无焦点的眼眸,似乎是哪里变了又似乎是丝毫没变,只是随便朝他看了一眼道:“水牛,站这里。”萧景琰却是死死盯着他,仿佛要从那毫无波澜的面容中找出故人之影一般。

 

“飞流,你……”

 

话未说完,眼前一花,便不知何时已多出一人。

 

依旧是潇洒俊逸的面容,玩世不恭的浅笑,那白衣男子见了萧景琰竟也不跪,只是拱手长揖及地。“陛下,好久不见。”

只是一抬头,却隐隐可见眉心两道竖纹,唇角也是微微下垂,透了一副劳心劳力之相。再细看那黑发中,竟似已有丝丝银丝。

“蔺阁主,我今日前来,是为了两个答案。”萧景琰直直盯着那人眼睛,话语却是毫无半分久别寒暄之意。“蔺阁主给了答案,朕之后自当将当付银两送到贵阁。”

那一袭白衣的琅琊阁主面上无半分意外之色,似是早已料到有此一幕。

“陛下请讲。”

“第一个。为何三年来,琅琊才子榜首年年空缺。”

蔺晨微微苦笑,话语中不再带半分玩世不恭之意,“世人皆知琅琊榜首,江左梅郎,却又有谁知,梅郎之后,再无榜首。”

 

萧景琰一时无语,沉默半响方才又道:“朕还想知道,那三年前,林殊……九十日之期,可曾对你说过什么。”

问题出口,却是换了琅琊阁主兀自沉默了。

 

“阁主还请照实回答。”

蔺晨又沉默许久,方才长叹道:“长苏……长苏那最后一日已是昏迷,莫说是陛下,便连对当日陪伴身边的飞流和我,也未言一字。”

这年轻帝王已是红了眼圈,却仍轻声道:“我早该想到的。”他忽地伸出手握住蔺晨手臂,目光急切,“可那日之前呢,难道那九十天,九十天他……他竟一次都不曾提过?”

旁边飞流看到萧景琰骤然出手,忽地脸色一变跨前一步,却被蔺晨急喝住。“飞流不可!”

 

“那之前,长苏确是有话留下的。”蔺晨眯了眼睛,细细打量着面前这满脸凄苦却又带一丝希望的男子。

“该让你知道的,总有一天要你知道。算来千日将满在即,你来吧。”

末了却又叹气道:“只是你要答应我,无论你看到了什么都不要吃惊。”言罢,那白衣阁主便微一躬身,“殿下这边请。”

 

“长苏啊长苏,我终是违了你当年的嘱托,只愿你不会怪我罢。”

 

一时间山风乍起,山间翠浪翻涌,吹落残红,乍落地,却又被卷了扶扶摇直朝那天边而去了。 

 

=========待续========

本来想双日更,无奈脑洞开启只好今天写出来了,对我这种大懒蛋来说实在是西边出日头啊。。。。。

 

下一章就要重逢了。设想了好久怎么才能比较合理的HE,如果有逻辑错误还请见谅。

 


 


评论(3)

热度(23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