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歌原

风起时王师凯旋而归 秉正以明诚 靖晏永安
诉衷情胡地歌以咏志 守心如明台 长肃清平

【靖苏】长风几万里•第五章 谈笑声中江湖远

============

全文走    楔子 

第一章 (上)       第一章 (下) 

第二章 (上)       第二章 (下)

第三章 (上)       第三章 (下)

第四章     第五章 

【蔺流番外】(上)   (中)  (下)


===============


十年苦思,终未成空。 


窗外雪仍未停。雪色折射着天光,映的窗纸微微发白。窗内火炭已是几近熄灭,只余下些许红烬,只那床头一支长烛如豆兀自火光摇曳。

 

萧景琰斜倚在榻上,手中把玩着梅长苏一缕长发。那人耗尽了力气,只是微微合了双目,也不去理睬他。

细细打量这人侧脸,想来只觉别人白发都是无端带出一副凄苦之相,唯有这人,白了头发却愈发衬得容色清华出尘脱俗。看着看着,便不觉脱口而出。

“回头你搬来宫内,做我太子太傅常住宫中可好?”

 

梅长苏那半隐在阴影中的面容忽地一动,强自撑起半个身子便望着他道:“怎的,陛下莫非还要学那古人金屋藏娇不成。”

“你明知我并非此意。你对我向来言语直率,怎的现今也学会了顾左右而言他了。”萧景琰暗自叹气,又接着道:“我那皇后甚是福薄,我登基第二年便心郁成结染了急症去了,只留下一个孩子,年纪虽然尚幼,交于旁人我也不放心,若是你……”

感觉梅长苏身子微微一抖,颤声道:“我只知六宫之主已然不在……”

 

萧景琰面露戚然之色,又道:“说是急症,实乃心病。她整日里说我……我的心早不在她那里,也不知跟着哪个人去了……朕这一生自认行事问心无愧,却实委对她不住。”

这边只觉梅长苏的手似乎带着几分安慰意思一般,微微握紧了他的手。萧景琰便回手反握了他手掌,以示知晓。

这边两人双手相握,心意已明,也不再言语,只静静看着那烛火摇曳。

 

沉默了一阵,萧景琰方打起精神,调笑道:“如今有了你,朕那后宫……看来却是再无需担心了。”

岂料梅长苏也不接话,只是哼了一声,将身子转过去朝了墙壁,萧景琰看他后颈耳廓俱是绯红一片,知他害羞,便不再言语。

要知这人前半生乃是驰骋沙场的少年将军,后半生乃是叱咤风云的一宗之主。若非心甘情愿,却又怎会做这等俯于他人身下承欢之事?

想到这里心中半是怜惜半是感动,忍不住又附身在那颊侧轻轻一吻,道:“刚才那虽是玩笑话,但你难道便真当真不为我着想么?要让我等了十三年……又三年……便是我如何对你不住,也该消气了罢。”

 

“十几年前,林殊已是让我心神俱碎,如今来了一个梅长苏,莫非还要再让我如此这般来一次么。”

“梅长苏啊梅长苏,你可切莫让我这一片真心,都只化成了一片风起云散罢。”

 

梅长苏顿时只觉得如同心头被点醒一般,一时游移不定。却只见萧景琰苦笑着望着自己,虽仍是那眉间刚毅不改旧日英气,却是略带了满面风霜之色,想来这些年甚是劳心劳力。沉默一阵,方自叹了一口气,闭了双目仍是躺下。

萧景琰未能等到他回话,也只得叹了口气,躺在梅长苏身边。

 

不料这边梅长苏沉默半日,忽道:“我还须得去趟琅琊阁,将未了之事一一了解……那之后,便……便听你的。”

萧景琰过了一瞬方明白他意思,登时大喜过望颤声道:“此话当真!那我便要……好好安排……只是你已在琅琊阁上住了半年,却又有什么未了之事?”

“蔺晨……蔺晨他……唉……”开了口,却未说完,只是闭了眼微微摇头。萧景琰这次却瞬间便明白了他的意思,笑道:“可是他和飞流那事?”

梅长苏微一颔首,又道:“我当日是和蔺晨大吵一架下得山来,走的甚是仓促……蔺晨这人行事实在让人捉摸不透,将飞流交到他手中我放心不下。”

 

萧景琰却只是微微一笑,哼道:“以为你只那一事看不透,却原来是这一事……你啊,只顾自己长伴如意郎君身旁,便不念他人相思之苦么?”言罢一口吹熄蜡烛,将梅长苏拥入怀中便不再言语。

却不知梅长苏黑暗之中兀自睁大双目,将这话来来回回思索了半日也未能入睡。迷迷糊糊之中只听得萧景琰轻声道:“你身子虽已无碍,但冬日寒冷,此行又路途遥远,我不能陪你前去,你自己千万当心些。”

 

离开小半年,又重回琅琊阁,已是一片银装素裹。


蔺晨坐在暖阁之内,将手里一个茶杯转来转去看那茶叶飘来飘去,看着对面那人只是拢了暖炉微垂双目却无开口之意,只得道:“你这一走一百多日,什么事情都该有个定论了吧。想当日你助靖王登基,那里有今日这半分婆婆妈妈。”

梅长苏微微抬眉,冷笑道:“什么事情?却不知阁主所言乃是何事?”

蔺晨一时被他问住也不知说什么好,讪讪道:“那琅琊榜首,可还空着呢……你既是已经回来,那榜首可还要放上你名字?”

“哦?”梅长苏放了杯子望着蔺晨。

“那敢问阁主之意,是否要将这琅琊榜首之名填上呢?”

蔺晨哼了一声道:“我才不给你收拾烂摊子,这几年来琅琊阁年年总要收个上千封信吧,说什么……什么既是琅琊榜首空缺,为何自己不能上榜,还有人抬了银子来买这原因呢。”

 

梅长苏又是一挑眉,饶有兴味问道:“那你便怎作答?”

“不回信啊,不然还能怎……”

堪堪打断蔺晨的话,梅长苏道:“那些人抬了银子来,你又是卖了什么答案给人家?”

 

“我说啊……”蔺晨却是收了笑意,只是直直望着梅长苏,轻声道:“我只说,万金不卖。”

梅长苏却微笑了,伸手拿起茶杯,又将那茶杯在蔺晨杯沿上轻轻一碰,朗声道:“阁主之意,我当饮此杯!只是想来那琅琊榜首不过一介虚名,我在与不在又有合干系!”言罢大笑一声,扬手扣杯,一饮而尽。

然而望望蔺晨那阴晴不定的脸色,又道。

“我已让飞流回了廊州,若是你有本事,便自己将他带回来罢!”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尾声

 

又是傍晚,金陵城外。

只见那山上,两匹马一前一后疾驰而来。

“你快点啊。”萧景琰催马而上,一边催促那落后之人。

 

梅长苏也不说话,扬手一鞭赶了上来,只道:“你又不带侍卫偷偷出宫,被太后娘娘知道了,又得一顿好骂。”

“出都出来了,左右都要挨骂,想那么多也是于事无补。”

话音未落,萧景琰猛地勒马立住。彼时便已在山顶之上,回头笑道:“你看。”梅长苏双腿一夹马腹,急赶上几步,便立在他身旁。

 

极目所至,那大好河山尽收眼底。

只见金陵城沐了夕阳,被染得一片金红。

远处宫墙巍峨肃穆耸立,近处几处民家炊烟袅袅升起。

萧景琰顿时只觉心中一片豪情万丈,禁不住长笑一声道:“你看,这便是你为朕打下的江山,朕必当终此一生护其周全!”

 

扭头向旁边看去,只见身旁这人一身白衣一匹白马,长发被风卷得猎猎飞舞,唇角一丝浅笑正望着自己。映着身后万丈夕阳,便如同一副剪影画一般,美得惊心动魄又威风凛凛,萧景琰心中也不知这万里江山与这白衣之人到底哪个更美,一时间不觉看得痴了,过了半响方扭回头来,出口之话却是毫无干系。

 

“蔺晨要去游山玩水,飞流看来是要暂居廊州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无论哪个,似乎都比我这皇宫大内来的有趣呢。”

 

只闻得身旁之人一声轻叹,年轻帝王便微笑着回转了头。

“先生为何叹气?”

“我叹陛下竟对自己这居处如此不满,不过是这皇宫大内确实无趣,人生若要开心,须得有趣之人在旁。”

萧景琰忽地收了笑容,直直望着那人双眼。

“有趣之人?那敢问先生,是想选蔺晨呢?还是选飞流?”

 

只见梅长苏面上便泛开一片清润的笑容,明明只如风起云涌后的一派云淡风轻,竟是生生映的漫天红霞都失了颜色。

 

“我想选你,陛下。”

 

======全文完=======


后记


首先我刚忘了还有个蔺流的番外下篇,明后天就更新。

正文共是两万两千字,写了20天,第一次写这么长的文章,感谢大家的点赞推荐和每一条评价。

写到最激动的时候,自己也和笔下的人物同哭同笑,最后一句“我想选你,陛下。”一出口,便忍不住仰天,然后流泪。

之前有评价说,这是看过的最有情怀的同人文。对于我来说,这真的是最高最高的赞许。最初吸引我的,就是这剧里人物的风骨,若是少了那一颗赤子之心,少了那满腔浩然正气,对我来说,便不是琅琊榜了。

 

这文也是我的情怀罢。

小小一方屏幕,,写不下我想写的太多东西。

文笔太有限,完结后看来,许多地方实在处理太过粗糙太过仓促,写不出我心目中的家国天下,也只能许下这一生情义千秋。


做梦都是戏,一天只睡不到5小时的日子终于过去了。

太久没有动笔,太久没有为一部电视剧如此失魂落魄。

一部琅琊榜,让我看到太多自己的初心,也为如今的自己而羞愧。

人行世间,唯有初心不可忘。

 

再次感谢大家。

一路走来,感谢大家支持。

于是我们江湖再见(抱拳)

 


评论(51)

热度(4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