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歌原

风起时王师凯旋而归 秉正以明诚 靖晏永安
诉衷情胡地歌以咏志 守心如明台 长肃清平

【凯歌】致亲爱的你(三十三)

全文都是我编的。

【凯歌】致亲爱的你(三十二)   全文走地底部tag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用尽全力奔跑的时候,风会从耳边掠过,带着呼啸的声响。

跑的越快,风声越大。

 

胡歌喜欢那种奔跑的感觉。

空气一丝丝从肺里被压榨出,耳边嗡嗡作响,浑身的每一寸肌肉和神经都绷紧了拼命挣扎着。

像是沉进了最深最深的水底,无论怎样张开口想要呼吸,肺仍然像是烧灼一般的疼痛。

 

可是,他很享受这种感觉。

 

“老胡,老胡,不行了不行了,停停停……”他听见身旁传来的喘息声,比耕地的牛还重。

暮春四月还有一丝凉意的风像是冰冷的水包裹着他,让他有些不想停下来,但是——他扭头看了一下到刚才为止还跟在他身后的王凯,这会已经停在了他后面好几米的地方,双手撑着膝盖不停大喘气。

 

胡歌扭头小跑回去,在王凯身边原地踏着步子。“凯哥你这,你不行呀……”

王凯抬头瞪了他一眼,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,可惜明显一副氧气不足的模样,一个字也没说出来。

“这才几公里……”胡歌掏出手机看了一眼,随后拉起王凯慢慢朝前跑。“凯哥,你刚刚跑完别马上停下来容易不舒服,稍微慢点跑,缓过来了再停……”

两个人又往前如同龟爬一样跑了几百米,终于慢慢停了下来。

 

这是象山一处不算干道的公路,除了附近村民 偶尔骑着摩托和零零星星路过的几辆车之外,几乎没有什么人来。

胡歌来过象山很多次,每次都会来这里跑步。

可是他很少会停下来看附近的景色。

 

路旁的杨树长出了还嫩绿中还带点黄的嫩叶,风轻柔拂过,发出如同稀稀拉拉掌声一般的声响。野生的藤蔓混杂着野草,像是一团团绿色的火焰,在刷了白漆的砖墙下发了疯一般生长着,没有被野草覆盖的土地泛出温润的颜色,带着下过雨后那种特有的湿润感。

他抬头看着王凯。

王凯也正在看着他。

 

胡歌的头发被风吹的全部向后拢起,额角还挂着汗珠,皮肤被太阳一照白的几乎透明。

他微微喘着气,眼角带着一丝运动过后还没有褪去的嫣红。

漂亮的像是一场梦境。

 

此时这条路上,只有他们两个人。

 

胡歌被他看的有些不自在,后退了一步。

“凯哥……”

“歌歌……”

王凯很少这样叫他,他低低的声音配着气息不匀的喘息,简直……

胡歌差点伸手给自己一巴掌。这可是大白天在外面,他到底在想什么!

 

“歌歌。”王凯抬头看了看他,突然露出一张哭丧着脸的表情。“苏先生我真的跑不动了,要不咱们回去吧……”

胡歌更想给自己一个巴掌了。不对。他想,他也许更想给王凯一个巴掌。

“那我跑,凯哥你先回去吧。”

胡歌抬头朝前面看去。道路在眼前铺开,拐弯的地方除了茂密的行道树,什么都看不到。

 

——小时候听人说 想要做个好演员 就要不停地跑后来那个人当了影帝。 我想我离那天还有好几万公里 今天只想在地图上跑个有始有终的圈而已——

 

王凯抬头看看前面完全看不到头的路,终于还是决定放弃,又有点不甘心地拉住胡歌。

“你自己跑不会被人打劫吗?”

“我?”胡歌伸手在自己头上比划了一下,“我有这么高。”

然后又伸手把自己两个裤兜都翻了过来,掉出一张口香糖纸和半个瓜子皮。“空的。”

“我不是担心这个……”王凯本来想说,路上人少,人家又不知道你身上没钱,你又喜欢晚上跑步。

可抬头看着胡歌,话到嘴边突然全部变了样子。

“我不怕别人劫你的财,我怕人家劫你的色。”

 

胡歌愣了一下。

他这些年荤段子说的不少,听的更多,可他听到这句话突然不知为何脸上一阵发烫。

“谁谁谁会来劫我的色啊……”话一出口他就心里暗道,坏了,简直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跳进去。

 

王凯从裤兜里摸出一包烟,顺手递给他一根,又敲敲烟盒把另外一根送到自己嘴边。“嗯,我劫行吗?”火苗从他的指尖一跃而起。缓缓移到胡歌唇边。“我现在改行来横店村当山贼,劫你回去当压寨的,还来得及不。”

 

“你……咳咳咳咳咳咳咳咳……”一口烟全部被呛在了喉咙里,胡歌顾不上说话,把烟从嘴里拿出来低着头只顾咳嗽。

“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……”王凯笑的比他咳的更大声,“要是当时靖王没有登上皇位,干脆就劫了梅宗主去跑江湖吧啊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……”

“跑个屁!”胡歌终于缓了过来,“我才是江左盟盟主,你劫我?你找死吗咳咳咳咳咳……”

“好好好我不劫,你劫我,梅宗主带着我装逼带我飞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……”王凯觉得自己笑的快要站不住了,过了好一会儿才终于站起来,掸掉手中的烟灰。

“到时候我就是个落魄的王爷,还指望梅宗主能赏我一口饭吃。”

 

“你还跑不跑啊凯哥……”胡歌终于忍不住了。

“不跑了。”王凯从兜里抽出手机看了一眼,“正好有朋友过来给我送东西,我去拿一下,然后我在城门口等你,咱一起回去吃完饭对戏。”

“好。”胡歌几口抽完只剩下一半的烟,丢到地上踩灭,原地跳了两下便继续往前跑了。

 

跑出一段距离,他还是忍不住扭头看了一下。

王凯依然在原地站着,看到他回头,冲他招了招手,还喊了一句什么,这才扭头往回走去。

 

已经过了一天中最暖和的时候,刚才停下一会落了汗,风吹在身上已经有微微的凉意。

可他的脑子里还在重复刚才王凯说的几句话。

劫色劫色劫色,劫你麻痹色!

完全冷静不下来的他干脆在脑子里重复起了第二天的台词。

“就算这件案子翻的再彻底,我也只能是梅长苏,不能变回林殊了……”

“景琰,对于我而言,翻案就是结局,可是对于你来说,一切才刚刚开始……”

 

十二公里,平时无聊的一个半小时,今天却似乎快的如同一瞬间。

 

兜里的手机忽然一震。

 

【我到城门口了,你慢慢跑 有人打劫吗?】

【等我回去劫你】

【哎哟喂梅宗主厉害啊,等着你】

胡歌把手机揣回口袋,这条路在他无数次来横店的时间里,已经跑过无数次,熟悉到他只要看看旁边的房子和树,就知道还剩下多远的距离。

只是从来没有那么一个人,会在他出发的地方等待着。

他加快了脚步。

 

“什么东西呀?”

“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 

步子越来越快,距离也越来越近。

城门已经在眼前,他也看到了有一个人,正靠着城墙边上似乎有点无聊地玩着手机。

他放慢了脚步,本来想偷偷地跑过去吓王凯一下,可突然看到那个人猛地一抬头。

四目相对。

 

“老胡!”王凯看见他,兴奋地走上前几步,冲他晃着自己手里的两个运动饮料瓶子。“给你买了水!”一脸如同献宝一样的表情。

 

胡歌突然觉得,自己就像是离开了十三年的林殊终于归来一样。

眼前是熟悉的风景,和熟悉的人。

他想起第二天的戏,想起刚刚卡在脑海中的最后一句台词。

 

“你就不说点什么吗?”

“这是你欠我的。”

 

可到底是谁欠谁的呢?

也许谁都不欠谁的。

最好的朋友,不管分开了多久,都会像是头天晚上刚刚见过面一起吃过晚饭一样自然,仿佛从来没有过分别,没有过隔阂,也没有过悲伤。

更何况,他们,也许不仅仅只是“朋友”。

 

他抬头看向冲他不停挥手的王凯。

已经有点偏西的太阳从他背后斜斜照过来,古旧的城墙,城门上的牌匾和风中猎猎飞舞的旗子,被踩到斑驳的石砖,来来往往的穿着各色服饰的人……一切都被染上了温暖的金红色光芒。

还有那个兴奋地如同少年一样的男人。

似乎一切都被定格了。

 

 

那一幕,胡歌到了很久之后都还一直记得。

只是在他的脑海中被无数次的做旧,渐渐变成一张泛黄的老照片,可却带着鲜艳蓬勃的生命力无数次地出现在他的梦里。

 

包括他在跑到王凯面前的时候,突然不小心绊倒了自己,险些摔倒时候那一瞬间的天旋地转的感觉,和王凯一步跳过来接住他的安稳的感觉。

还有两个人终于站稳之后,一句话也不说,却对着大笑,几乎笑出眼泪的感觉。

 

到底是有什么好笑的呢?也许说给旁人,旁人都会只觉得很无聊吧。

可他偏偏爱上了那种傻里傻气的无忧无虑。

 

像是两个十七岁的少年,鲜衣怒马,携手同游。

只知天地浩大,不识明日忧愁。

 

 

欲买桂花同载酒,终不如,少年游

 

 

============未完待续============

 

 

其实经过考证,wuli凯哥在脚踝有伤的情况下还能跑六公里……

所以应该米有那么……嗯……弱……

但是我写到这里,要大改真的有点困难,所以就让这个bug留下来吧,特此为凯哥正名。

 

土下座谢罪

 


评论(42)

热度(17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