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歌原

风起时王师凯旋而归 秉正以明诚 靖晏永安
诉衷情胡地歌以咏志 守心如明台 长肃清平

【靖苏】长风几万里 • 第一章 落花时节遇故人(上)

第一章  落花时节遇故人 (上)


全文    楔子 

第一章 (上)       第一章 (下) 

第二章 (上)       第二章 (下)

第三章 (上)       第三章 (下)

第四章     第五章 

【蔺流番外】(上)   (中)  (下)


===========

阳光飞散如针, 碎云撕扯漫天。 


纵然皇宫被刺目阳光抚摸了一个遍,独独那正殿中仍是春寒未退阴冷刺骨。


“陛下,去年秋天邓州漓州方璧一带共计四州十一县天降冰雹,秋收被毁大半,虽然去年冬天朝廷已经统一下发了冬粮和春播的种子,但看这现在的情形今年开春已是青黄不接,眼看断粮在即,还望陛下下旨尽早解决此事。”


须发皆苍的老臣立于殿上,微微抬头望着那金銮殿上的人。不知从哪里折射进来的一束阳光正正地从那人背后映了过来,便将那人的面容隐在了一片阴影之中,愈发衬得那高高在上的身影孤零零的。


等了些许不见回话,那老臣只得再次开了口。


“陛下,想那邓州漓州虽是……虽是江左地界,江左盟也已是在尽心尽力解决此事,但赈灾乃是国家大事朝廷之责,想那江左盟毕竟是江湖帮派,近年来行事又是颇为……低调,还望陛下早做决断。”

 

仿佛被那词一瞬间拉回了思绪一般,那高高在上的人终于将面容从阴影中移了些许出来,远远望去却只见眉间拉出两条细细的竖纹,似乎想要说什么却终是住了口。

 

“朕知道了。那便着户部尚书沈追负责此事。需要多少钱粮,沈卿便尽快拟个折子交给朕。”

 

“老臣领旨。”

 

看着白发老臣领了旨谢了恩,那人便仿佛再次陷入了沉思一般,过了良久方道:“众卿可还有事?无事今日便退朝吧,众卿先走,朕在这里想要坐上一坐。”

 

 

望着空空的大殿,那人终于将整张脸都转了过来,望着身旁低眉垂首的三朝老总管凄然一笑道。

 

“高公公,你听,连江左盟,近年来都低调了。”

暗中叹了一口气,老太监望着那年轻帝王愈发消瘦的侧脸。

“听说那江左盟的宗主之位一直空缺,只由几个当年……得力的人打理着,想来低调些也是有的。”

老太监喉中咕哝了一声,终是没将那名字说出口,却又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抬高了声音。


“陛下,今年的琅琊榜排名也出来了,那榜首之位仍是空缺。”


新任梁帝的手指便不由得抓紧了龙椅的扶手,直握的指尖发白手背青筋暴起。


“高公公,等这赈灾的事情毕了,便请你帮我安排一下,我要再上一次琅琊山。



榜出之时繁花遍天,待到这新梁帝萧景琰终于得了空站在琅琊山下时却是残红遍野,春末的暖风卷着花瓣飘飘洒洒飞了满山满野。

“陛下这已是几年来第四次来琅琊山了,前几次琅琊阁主都推脱不在,只打发了童子出来,想这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这阁主的胆子也是太大了些。”

年迈的高湛没来,随身跟着萧景琰来的却是个年纪轻些的太监。

 

“琅琊阁主为人便是这般了,他还威胁朕,若是硬闯琅琊山,便一把火烧了琅琊阁浪迹天涯去,教这天下自此再无琅琊榜。”萧景琰苦笑道。这琅琊阁主,真真是个任性之人。

“罢了,多说无用,传人上去报,说朕要见阁主。”


两个小太监得了令便朝着山上去。不多时身影便隐在山中盘盘绕绕的台阶之间。

 

“陛下,阁主请您上去,说他这便准备在山间的醉晚亭接驾了。”

“三年不见,这竟是转性了?”年轻梁帝苦笑着摇了头。


然而,脚步还没到半山腰,萧景琰便停了脚步。

年轻太监偷偷抬头看了一眼,却发现这似乎总是怀着心事,处变不惊的帝王正望着台阶上之的地方,那总是稳稳的手拢在袖中,竟似在微微发抖。


然而他顺着帝王的目光望去,却是只见烟云缭绕层峦叠嶂。


只是那远远处静静立着一个年轻人。

那人一动不动,仿佛和这山融为了一体,面容隔得远了便看不甚清,只是周身围绕那一层如同寒冰一般的孤冷之气却是让人过目不忘。

 

=======待续=======

(后面一段写的略仓促了,应该之后会修改)上班狗码字慢,只能一章分成两次发了,请大家见谅。

 


评论(14)

热度(266)